盈亚研究:金价刷新高,超预期宽松提供价格上涨弹药
文章来源:盈亚证券咨询
时间:2020-05-18
       周一亚市早盘,现货黄金大幅上涨,金价逼近1760美元/盎司,日内大涨逾18美元,创2012年来最高水平。沪金主力合约涨幅扩大至2.62%,突破400元/克关口,刷新2008年上市以来新高。    
 
       疫情对全球经济的破坏已经难以避免,且持续性短期内仍无法预估。各国央行大幅下调基准利率,同时财政政策“大放水”,试图缓解疫情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在此背景下,黄金的避险价值正在持续凸显。
 
       疫情冲击下,各国央行为应对短期流动性危机纷纷采取了超预期宽松的货币政策。美联储无疑是此轮“放水”的主力军。3月以来,美联储提供了大量的流动性安排以对冲可能发生的流动性短缺。美国的货币政策工具包括QE、央行货币互换和针对一级交易商、存款类金融机构、外国银行、小微企业和市政债的各类流动性安排。3月23日,美联储更是宣布了无限量 QE 措施,持续向市场注入巨量的流动性,以应对新冠疫情的冲击。截至2020年4月29日,美联储资产规模达6.7万亿,相比3月4日增加56%。
 
       尽管如此,美国经济仍难以避免将进入萎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最新讲话中表示,美联储的弹药尚未耗尽,如有需要可采取更多措施;美国第二季度GDP可能“很容易”达到萎缩20%-30%的程度;企业和家庭可能需要“3-6个月”的更多财政援助,以避免破产;美联储和国会都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以应对疫情造成的经济影响;美国经济将会从新冠疫情中恢复,但过程可能会拉长到明年年底,并且取决于疫苗的问世。
 
       国内方面,4月新增信贷1.7万亿,同比13.1%,社融3.09万亿,同比增长12.0%,M2同比增长11.10%。货币面继续维持宽松态势。且市场普遍预期,相较于海外的大水漫灌,国内货币政策放宽力度相对缓和,而这也意味着未来仍具备一定的操作空间。
 
       2008年以来,以联储为代表的主要央行投放了大量流动性,超额流动性的持续上升也使得商品价格中枢出现大幅抬升。今年,疫情冲击下,超预期宽松的货币政策重现,而由此产生的大量流动性将会逐步进入金融市场,进而在未来一段时间进一步推升金融资产价格。但值得一提的是,此轮疫情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力度尚无法评估,与宏观经济关联度较大的大宗商品在经济预期下滑的基调下尚无法享受到流动性溢出的效应。反而,由于流动性的泛滥,黄金作为“硬通货”成为“保值”和“避险”的最佳品种,因而价格稳步上涨。
 
       全球主要央行增持黄金已经成为趋势。根据国际金协2020.4《黄金供需统计》,2008次贷危机至2020年3月,全球央行黄金持有量从2009年一季度的约3万吨增至四季度约3.47万吨,增长约16%;中国和俄罗斯等新兴国家是主要增持国。全球黄金ETF于2003年3月兴起,其规模涨跌与金价呈正相关性,增持期间金价以上涨为主;次贷危机过后的2012年12月达到规模峰值约2751t;2012年12月-2015年12月规模下降约42%至约1594t;2016年-2020年3月持仓增长约100%至约3185t,期间欧洲黄金ETF持仓创新高,北美和亚洲ETF距历史持仓峰值仍有9-10%空间。
 
       从货币角度,在当前全球经济停滞的时点,货币的超发来挽救经济是无奈之举,而货币的超发或将持续推升黄金价格。从商品角度,黄金供给往往偏向刚性,需求中的投资需求弹性很大,进而对金价起到积极支撑。个股方面,可持续跟踪以下几家上市公司。
 
       山东黄金(600547):公司的权益资源量为884吨,权益储量为309吨,矿产金产量为40.12吨,霍普湾项目收购完成后,公司黄金资源量将增长18%,储量增长36%,矿产金产量增长11%。2020年,公司确定的生产经营计划是:黄金产量不低于39.586吨。
 
       恒邦股份(002237):公司拥有黄金储量112.01吨,已具备年产黄金50吨、白银700吨、电解铜25万吨的能力,辽上金矿2020年进入实质扩建阶段,预计将于2022年建成投产,满产后矿产金产量3.5-4吨,给公司带来的自产金增幅约233%。
 
        赤峰黄金(600988):公司在国内拥有吉隆矿业、华泰矿业、五龙黄金三家金矿采选全资子公司,共拥有8宗采矿权和15宗探矿权,保有黄金资源量约53.25吨。随着老挝Sepon金矿2020下半年投产以及国内五龙黄金扩产,2022年公司矿产金产量有望从2019年的2.07吨升至13吨左右,未来三年产量复合增速有望达到84%。
 
       紫金矿业(601899):公司矿产金产量40.8吨,约为国内总量的12.98%。波格拉事件激发公司金矿扩产雄心,陇南紫金拟于6月恢复采选系统作业,同时对10000吨/天采选项目进行立项,计划总投资约10亿元,2021年全面建成,达产后前期露采阶段可年产精矿含金约5.5吨;诺顿金田难处理和低品位金矿项目亦在内部立项中。
 
       免责声明:
       本文的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不应以该等信息取代其独立判断或仅根据该等信息做出决策。作者力求本文所涉信息准确可靠,但并不对其准确性、完整性和及时性做出任何保证,亦不对因使用本文信息引发的损失承担责任。